环球企业家:英特尔“芯”机会

  • dfbxxc.cn   来源:芹芹网   2020-07-26 05:17:29  

  越萧条,越下注是英特尔对抗危机的黄金法则,这一次更让它在复苏竞赛中赢得先机

  文 《环球企业家》记者 王文静

  时隔六年,历史彷佛经历了一个小小的轮回。

  六年前,被称为“Web2.0之父”的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在旧金山举办了第一届“Web2.0大会”,其初衷是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帮助行业重新恢复信心。结果在当年上市的谷歌就以自身的示范效应证明,当行业开始复苏时,此前的危机中或许就孕育着下一个大机会。

  2009年10月,当新一届“Web 2.0峰会”召开时,似曾相识的一幕又出现。硅谷的商业领袖们,如雅虎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Twitter CEO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Facebook COO谢里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等聚在一起讨论如何在眼下这场70年不遇的金融危机中找到信心。

  期间一位重量级的人物英特尔CEO保罗·欧德宁(Paul S. Otellini)暗示了历史重演的可能性。当然,首先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去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英特尔年净利润为53亿美元,与2007财年相比下滑了24%。但是在今年前三季度,英特尔就出现了逆转,这三个季度,英特尔的净利润分别是6.47亿美元、10亿美元和19亿美元。尽管相比于去年同期均仍处未摆脱下滑阶段,但这已经明显高于华尔街的预期。而这也帮助道·琼斯指数在金融危机一年之后首次突破1万点大关。“这表明经济已经触底。”欧德宁说。

  而接下来,他表示英特尔已经掌握了未来三代芯片的设计,将在移动互联网、嵌入式市场、个人医疗以及PC行业的升级换代过程中,投入重注。这意味着未来的新市场或许就在其中,而这也足以让这次金融危机对英特尔的负面影响消失殆尽。

  无疑,在英特尔工作了35年、职业生涯也从未离开过英特尔的CEO经历了上一次行业危机的历练后,眼下对现在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心态也越来越从容。今年夏天他看了几本关于经济萧条以及美国政府的应对策略等方面的书,包括富兰克林罗斯福的《Traitor to His Class》,和阿米蒂·什莱斯(Amity Shlaes)从人性的角度看经济萧条的《The Forgotten Man》,“我从中感到,目前的经济危机并没有任何新的东西。现在发生的一切,当时就发生过。”他对《环球企业家》说。

预见

  在英特尔把下一个甚至几个大机会变成市场现实之前,一个朴素的疑问是,为何英特尔能比同行们更早地预估到这次金融危机的到来,又为何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重新回到恢复的轨道上?

  这在某种程度上不得不感谢2001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后带给英特尔的经验。当时由于行业需求结构出现了问题,整个PC行业保留了大量的库存。这些库存在危机中的消化渠道被大大减弱,市场需求的下降让电脑厂商们积累了大量库存。当危机过去后,厂家不得不先清除库存,这既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也让英特尔这样的芯片制造商失去了推广新品的机会。

  因此从那时起,英特尔就改变了以前将货物一并交给客户的做法,而是建立了一个实时反馈系统,为客户建立库存中心,客户不需要保有库存,只需根据需要取货。而英特尔自身的库存周期也缩短了50%以上。在2000年时,他们的库存周期为18个月,而现在,这个周期仅有不到6个月。因此,渠道中就能够做到没有超额库存。这样一来,英特尔就能够精确地了解到PC公司生产情况。目前,英特尔有超过70%的业务都能实时了解终端用户的需求情况,这对英特尔提前了解产业情况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因此当2008年整个市场开始对PC,尤其是企业级市场对PC需求开始下滑时,英特尔几乎和PC制造商们同时感觉到了市场的变化,而对此最直接的反应自然是减少产能。经过一年左右时间的筹备,英特尔连续关闭了位于美国加州圣克拉拉(Santa Clara)的工厂、美国俄勒冈的工厂、马来西亚测试工厂和菲律宾测试工厂,合计员工数量约6000人。其中,圣克拉拉工厂创建于1968年,是英特尔在硅谷地区的最后一座工厂。尔后英特尔也撤销了在中国上海的封装测试工厂,将产能合并到成都的工厂,同时加强了大连工厂的建设。这些措施让英特尔进一步优化了产能的结构。

  与此同时,英特尔也更加专注芯片的制造,改善制造流程,提高制造效率。在今年9月甚至还成立了英特尔技术和制造集团(Technology and Manufacturing Group),由英特尔首席行政官兼执行副总裁安迪·布莱恩特(Andy Bryant)出任掌门。技术和制造集团和新成立的英特尔架构集团(Intel Architecture Group)并列——架构集团由马宏升(Sean Maloney)和浦大卫(Dadi Perlmutter)两位执行副总裁联手掌管——成为英特尔最新的核心部门。

  此举的目的抛开人事安排不谈,无疑也是希望通过加强在制造方面的核心竞争力,来适应市场更为多变的需求。比如英特尔内部人士也表示,现在英特尔生产芯片所花的时间只有过去一半,这样和过去相比,就能更灵活地根据市场情况而调整生产。到今年12月中旬,英特尔也展示了将投入商用的下一代32纳米技术,而这也意味着英特尔的制造水平依然在按照摩尔定律严格推进。

  越萧条,越投入

  对英特尔来说,其创始人之一的戈登·摩尔留下的不仅仅只有摩尔定律。自1970年代,摩尔掌舵英特尔以来,他在危机时的原则理念也被坚持下来。“我们会继续遵循摩尔‘靠节约无法走出衰退,技术企业需要在经济衰退期间进行投资’的方针。”欧德宁说。

  2001年的经济危机对高科技企业的影响尤为严重,英特尔裁员数千人,并且关闭了亏损的业务。与此同时,英特尔却加大了微处理器这一核心业务的研发投资,虽然公司的利润在下滑,但却帮助英特尔实现了产品组合的多样化。

  而现在欧德宁同样在危机中反而投入重注,以求在复苏时迎来更多的发展。在这一次的经济周期中,英特尔依然刷新着投资和收购领域的纪录。

  就在英特尔为了优化产能给关闭一些工厂的同时,今年2月,欧德宁宣布英特尔在未来两年将投入70亿美元升级其美国工厂生产技术,并且采用最先进的32纳米制造工艺。这是英特尔历史上为单一制造工艺投入的最大一笔资金,这笔投资将针对位于俄勒冈、亚利桑那和新墨西哥三州的现有工厂,预计可增加7000个左右的高收入、熟练工种岗位。

  英特尔在欧德宁上任以来最大的收购也发生在今年。六月份欧德宁宣布买下嵌入式设备软件公司WindRiver。这一收购花费了英特尔8.84亿美元,此后WindRiver成为了英特尔的全资子公司。紧接着英特尔又收购了两家不到50人的小公司,Cilk软件公司和加拿大软件开发商RapidMind。这两次收购都是为了提高英特尔多核处理器的性能。RapidMind在被收购前已经推出了多核软件开发工具平台,使得各类应用程序能在基于英特尔或AMD的多核处理器PC机中运行速度更快。此前一年,英特尔收购了NetEffect网络设备公司,NetEffect的技术能够强化英特尔以太网业务,包括服务器虚拟化、网络和储存流量融合以及服务器计算集群。

  当然从财务的角度,在危机时进行收购也是相对划算的买卖,英特尔的CFO斯塔西·史密斯(Stacy Smith)就表示,因为危机的影响,很多英特尔看中的收购目标都会价格缩水,“这对推动英特尔的业务增长有很大的帮助。”未来英特尔还会进行更多的收购。

  而在海外市场,英特尔对中国的投入也越来越大。在英特尔看来,正是由于中国市场的拉动,今年全球PC的销量可能会超过2008年,而这也是行业复苏的另一个关键。中国现在已经是英特尔最大的海外投资地。英特尔在中国市场已经形成了研发、制造、封装测试和营销销售的完整链条。其中,制造环节是指2007年开始兴建,明年下半年即将投产的大连芯片厂,封装测试则是由英特尔在成都的工厂负责。其中,大连芯片厂是英特尔在亚洲的第一个晶圆厂,也是英特尔目前在中国最大的投资所在。英特尔中国区总裁杨叙对《环球企业家》说:“对于英特尔而言,中国市场的作用愈发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