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乱弹之红鬃烈马

  • dfbxxc.cn   来源:芹芹网   2020-08-01 21:12:55  

西皮导板

“一马离了西凉界”,这一声高亢激昂,攸地将我的思绪拉回到了千年前的长安城郊。一座山坡之边,一间寒窑之旁,此时正伫立着一位身影单薄的女子。她正在窑门口扇着一个小火炉。炉上架着一口缺沿的铁锅,散着微微的热气。锅里几根野菜飘浮在水面上,象大海中失控的小舢板一样无助地在水面打圈。门旁的纸窗上贴着一个斗大的双喜,岁月已将原本的大红色洗刷成了斑驳的淡红色,但它任凭风吹雨打,仍倔强地附在窗上,一如既往地默默地对着它的女主人。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秦腔,引得那女子转过头来。她泛着菜青色的脸上眼窝深陷,耸起的颧骨下是干涩的嘴唇,旁人仅能从整齐的五观中依希分辨出曾经的妩媚。那女子木然地向远方望着。夕阳下一位荷锄的农夫正悠悠地踏在回家的路上。他边走边哼着小曲,意兴浓时又喊上一两嗓子,仿佛正向远处的婆娘报信,通知他的到来。他的脚边一只黄狗不离左右,警惕地向四周打量。一个步履蹒跚的小儿正跟在他的身后,手里拿着刚摘下的枝条,不时地打着前面的黄狗,而忠于职守的黄狗对他并不理睬。他们渐行渐远,身影消失在炊烟和落霞之中。而这位女子仍向远处眺望着,呆呆地眺望着,仿佛能望穿远处的群山,直到千里之外。她是如此地出神,连手中的扇子掉了下来都没有察觉。突然,从路边急匆匆地跑来一位大婶,大声嚷着:“王三姐,你家丈夫托人带来万金家书,坡前接取啊!”那女子愣了一愣,忽然眼前一黑。

回龙

这位女子和紧接着将要发生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一位柔弱的女子,抛弃了曾经的富贵,在经历了十八年的寂莫和贪寒之后,终于等到了丈夫衣锦还乡,实在让人感叹和欣慰。在感叹和欣慰之余,我们不禁想知道,这故事的主人翁历史上究竟有无其人呢?

摇板

问题的答案让人有点怅然,薛平贵和王宝钏都是虚构的人物,红鬃烈马的故事当然也并没有发生这过。根据陕西省艺术研究所的扬志烈先生的考证,红鬃烈马的故事是出自鼓词《龙凤金钗传》,秦腔将其编成了《五典坡》一剧,而京剧又将其移植为《武家坡》,《红鬃烈马》因此而来。不过这样的答案实在让人不满意。虚构的人物难道不存在原形吗?这的确是个有意思的话题,让我们一一道来吧。

原板

关于薛平贵和王宝钏,其人物原形一直被众人争论不休,莫衷一是。其说法有很多,主要有薛仁贵说、石敬塘说等等,甚至还有洋人说。今人杨宪益先生著有《薛平贵故事的来源》一文,对此有详细的研究。

我们先讲讲薛仁贵说。薛仁贵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生于隋炀帝大业九年,在唐太宗、高宗对高丽、回鹘、突厥、吐蕃等等的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官至左威卫大将军、安东都护,是一个名付其实的大英雄。对于这样一位人物,自然不会受到民间艺人的冷落,从评书到戏剧,他们编排了大量关于薛氏一门的作品。京剧中非常有名的就有如《汾河湾》、《徐策跑城》、《棋盘山》等等,可见人们对薛氏一门的爱戴。

让人们认为薛仁贵是薛平贵原型的重要根据,是他们姓名相似,并且《武家坡》与《汾河湾》的情节几乎一致。但杨宪益先生对此有不同看法:薛平贵的故事元代以前流传于西北民间,京剧从秦腔移植而来,而薛仁贵是山西人;另外,《武家坡》比《汾河湾》的名气更大,影响更大,而且元之前的典籍中并没有薛仁贵衣锦还乡的描写,《汾河湾》不应该是凭空编出的,因此极有可能《汾河湾》是《武家坡》的“山寨”版。

让我们对薛仁贵与薛平贵二者做个对比,他们有相似之处:一是姓名相似、二是他们都处于叫唐的朝代、三是他们都是出生贫寒并靠自己的努力建立军功。但他们的不同之处更大:薛仁贵没有薛平贵运气好,能受到官府高层之女的青睐;同时他也没有依靠外族力量,相反他是抵抗外族侵略的英雄;另外,他也没有夺取唐朝的天下,相反是大唐帝国的忠臣。这样看来,杨说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还有人认为薛平贵的原形是五代时期的石敬塘,清人宗彝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有此论述。此论颇有人赞同,乃至于有些版本的《红鬃烈马》,便将薛平贵改为石平贵。石敬塘是我国历史上唐朝后的五代时期的人物,沙陀族人。他与我们熟知的另一位人物有很大关系,此人就是沙陀人李克用,大家耳熟能详的京剧《珠帘寨》的男一号。李克用的大太保(也就是后唐明宗)李嗣源见石敬塘“沈厚寡言”,非常赏识,便将女儿永宁公主许配给他,因此石敬塘也是后唐王朝的驸马。石敬塘此人骁勇善战,勇力过人,与同样是勇力过人的李嗣源的义子李从珂互不服气。李从珂杀了他的干爹李嗣源的亲儿子闵帝李从厚后,自立为帝。他对石敬塘非常忌惮,二人明争暗斗。争斗的结果是石敬塘以割让燕云十六州为代价,并认小他十一岁的辽太宗耶律德光为父,取得了契丹人的支持,最终夺取了后唐王朝的天下,建立了后晋王朝。对比石敬塘与薛平贵,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相似之处:一、他们都是娶了上层贵族之女为妻,一个是公主,一个是丞相之女;二、他们都是勇力过人,军功着著;三、他们都处于一个叫唐的王朝;四、他们都得到了外族的支持,一个是契丹,一个是西凉;五、他们在外族的帮助下最终都夺了他们所处的唐王朝的天下。但他们也有不同之处:一、薛平贵出身平寒,而石敬塘可以说是出身名门,其父是李克用帐下大将,官拜洛洲刺使;二、一为汉人,一为沙陀人;三、他们的婚姻一是得到了女方家族的支持,一是被女方家族反对。可以说在石敬塘身上不可能发生武家坡这样的故事的,永宁公主也不用苦等十八年。因此,说石敬塘是薛平贵的原形也是很有问题的。况且,将石敬塘这样臭名昭著的人说成是薛平贵的原形,我想三秦大地的乡亲父老是决不会答应的。

杨宪益先生在他的论著中还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猜测,即薛平贵的原形是洋人。他在《格林童话》中找到了一篇与薛平贵故事较相似的故事《熊皮》。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落魄军人遇到了一个妖人,送了一张熊皮给他,并让他7年不洗澡,就可得富贵无算。后来这个军人因缘际会之下,救了三个漂亮的姐妹的父亲。这三个漂亮的姐妹中,大姐和二姐嫌军士丑陋,唯三妹因感激之心,嫁给了这个军人。这个军人之后又外出游历。三妹苦等7年,终于军人在7年之后衣锦还乡。这个故事的内容与薛平贵的故事的确有相似之处,而且据杨先生考证,在古北欧语中,“熊皮”的发音正是汉语“薛平贵”的发音。因此他认为《熊皮》的故事是古北欧故事,经丝绸之路传入了中国西北,而这个军人就是薛平贵的原形。不过这个说法也是颇值得商榷的。因为根据现有的资料,《格林童话》成书于18世纪,而薛平贵的故事早在10世纪就已在中国西北地区流行了,后者比前者早了800多年。因此极有可能是薛平贵的故事经丝绸之路传到了北欧,演化成了《熊皮》的故事,而不是相反。

快板

上面的种种推论,都没有得出让人信服的结论。其实问题远不止这么简单,因为薛平贵故事发生的朝代都是模糊不清的。

《红鬃烈马》一剧中,我们可以得到两个关于朝代的信息:一个唐,一是西凉。中国历史上以唐为号立国的,除大唐王朝外,还有我们上面讲的五代中的后唐和南唐。但这三个唐王朝都没有与一个叫西凉或凉的国家接壤。而凉州,大概指甘肃省西北部武威附近地区。这片土地上,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多个以凉为号的封建割据小王朝,如前凉、后凉、南凉、北凉等等,其中也有一个叫西凉的小王朝。但这个西凉是出现在与东晋对峙的五胡十六国时期,而不是唐朝。话说此西凉小国,却与大唐王朝颇有渊源,唐高祖李渊的七世祖即是西凉国开国君主武昭王李暠(皓)。李暠为汉人,其家世为凉州大族。他在北凉时期曾任敦煌太守,后自立为凉公,建立了西凉政权,并尊东晋皇帝为正统,纳表称臣。李暠其人文功武治,他治下的西凉曾盛极一时。更为人称道的是,他的皇后尹夫人,此人资质秀丽、好学多才,为李暠的统治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在尹夫人的身上,我们依稀可以看到王宝钏和代战公主的影子。

在《红鬃烈马》中,关于朝代,还有一个重要的提示,即剧中唐王朝的都城为长安。这个提示非常明确,因为在上文所提及的三个唐王朝中,只有大唐王朝是定都长安的,而后唐定都洛阳、南唐定都金陵(即南京)。因此有些老艺人直接指出,剧中的唐王就是唐僖宗李俨。这样的话,在我们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位极有可能是薛平贵原形的人物:朱温。

朱温为汉人,唐大中六年(公元852年)出生于安徽砀山。此人与薛平贵有相同的出生,都是赤贪,都做过大户人家的佣工。他后来参加了黄巢的农民起义军,因军功被黄巢封为同州防御使。后于唐中和九年叛变,投降了唐朝,被唐僖宗封为金吾卫大将军、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而且唐僖宗老先生在高兴之余,还给他赐名全忠。不过这位朱全忠先生完全名不付其实。

唐朝未年与东汉未年非常相似,也是宦官弄权,也是奸雄并起,也是民不聊生。可是说朱全忠完全辜负了他的名字,他是一个比董卓还董卓的人物。说他象董卓,一方面是他和董卓一样力大无比,另一方面,他的所作所为也和董卓一样。他也是朝中大臣为了铲除宦官而被引狼入室的。僖宗的弟弟昭宗被宦官韩全诲和陇西郡王李茂贞控制并劫持,宰相崔胤想借助朱温的力量消灭他们,经过一系列的征讨之后,朱温最终消灭了宦官势力,并完全控制了唐昭宗,同时他还干了一件与董卓一样的事情,就是摧毁了长安城,逼当时的皇帝昭宗迁都洛阳。说他比董卓还董卓,是因为他做了一件董卓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登基称帝。他彻底摧毁了大唐王朝,建立了他的后梁政权,开始了中国历史上五代十国的时期。

朱温此人按史载完全是个混世大魔王,以杀人为乐,淫乱不堪,令人发指,在此我也不想将他记载于书的恶行一一列举来恶心大家了。不过中国古代的史官一向以春秋笔法闻名于世的,他们的记载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在这里,我们只是想知道,朱温有没有可能是薛平贵的原形。

从我们上面的描述来看,朱温与薛平贵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他们都是出身贪寒,他们都做过佣工,他们都是力大无比,他们都积极上进,他们都是军功着著,他们都处于唐王朝,他们都推翻了这个唐王朝并登基称帝,而且他们还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在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两)位神奇的夫人。

朱温此人虽说是个无恶不做的大魔王,但他却有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他是一个超级用情专一的模范丈夫。他的夫人姓张名惠,与他是同乡之人,但这位张夫人出生富贵之家,其父曾任宋州刺史,也是不小的官了。相传朱温原本是个除了力大之外,并没有什么进取心的小混混。但一日偶然间遇到了还是大户人家小姐的张惠女士,当时一见倾心,认为大丈夫就应娶这样的女子为妻。这就激发了他的上进心理,因而革心换面,投入黄巢军中,一步步地向腾飞之路迈进。张惠女士自然成了他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在此乱世之中,居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朱温有一日在流亡的人群中突然发现了已经落魄的张女士(可见张女士与王宝钏一样,也经历了一段艰辛的日子),狂喜之情可想而知,当时将她请入府中;并且他并不象其他恶人一样做出霸王硬上弓的举动,而是对张女士表达了仰慕之情。张女士一是被他的痴心所感动,另外也是迫于时势,便同意下嫁给他。

事实证明朱温此举是非常幸运和重要的,因为这位张惠女士,堪称女中巾帼,她为朱温后来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张女士自小受到了很好的教育,有极高的军事与政治谋略。朱温对他的这位夫人非常敬重,常常在大事不决的情况下请教于她,而且她也能给出高明的策略。同时在张女士的影响下,朱温的狂暴性格也收敛了很多。朱温与张女士举案齐眉二十余年,除了两个小妾外,并没有更多的妻房,考虑到他这个人和他处的时代,这是非常不简单的了。

这位张惠,可以说是王宝钏和代战公主的合体。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一下传说中薛平贵故事的一个不太让人满意的结局,即王宝钏在当上皇后的第十天就与世长辞了。而现实中的这位张惠女士,在她的丈夫即将登基的前夕,撒手人寰,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混世大魔王朱温在得知夫人的噩耗后,痛哭流涕,悲痛异常。有时我觉得,张惠其实比王宝钏幸运多了。

散板

其实古人编戏,往往借古讽今,假托之事并不罕见。我们也不必在意故事是否真的发生、主人翁是否真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在看戏的过程中,除了戏剧本身带给我们的快乐外,我们还能得到什么。

《红鬃烈马》一剧,之所以让人乐道,除了剧本经过千锤百炼让人喜闻之外,还有该剧表达的积极向上的精神对人的感染力。薛平贵以贫寒之身,不是自怨自弃,而是努力向上,积极进取,最终名成功就,抱得美人归。这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是多么大的一种激励啊!至于王宝钏,也是古人对于谨守妇道之人的赞誉和勉励。

但对于现代人来说,王宝钏却带有一些悲剧色彩。试想,一位现代的“王宝钏”,在苦等18年之后,在虚耗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之后,在忍受了无法与外人言道的寂寞和空虚之后,等来的却是已成为他人丈夫的丈夫,她会如何想呢?


电影123 http://www.dianying123.com